最新视频草莓视频在线观看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萌宝驾到:爹地投降吧最新章节!

在慕少凌的身边工作那么久,董子俊早就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。

“嗯。”慕少凌颔首,坐在大班椅上,把邀请函随手往抽屉一放。

董子俊又问道:“老板,需要通知赵光贤参加这次的宴会吗?”

阿贝普刚才故意提及的话语他印象深刻,好似是故意提及参加宴会的时候带上那些人。

“通知赵光贤。”慕少凌顿了顿,又道:“还有念穆。”

董子俊有些意外,一般这种行业,只要带一个人即可,但是他却破例带上念穆。

虽然说花边新闻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,但是避嫌还是很重要的,显然,他家老板不懂什么是避嫌。

“好的,我现在去通知。”董子俊点了点头,离开他的办公室。

老板怎么吩咐,他就怎么通知,董子俊把话传达给莫闲,让她亲自通知赵光贤跟念穆。

念穆接到莫闲的通知,愣了愣。

医药协会的宴会?这是什么协会?三年前,A市好像还没有这个协会吧?

清纯美女化身森林中的精灵

“医药协会是什么组织?”念穆问着雷仲。

雷仲停下手头的实验,认真道:“医学协会是两年前建立的,里面的会员是大部分是A市的制药生物公司,还有一小部分是医学世家的名流,会长则是贝普制药的老总,同时,这个协会也是他一手创立的。”

念穆一听贝普制药,就明白怎么回事。

怪不得阿贝普会出岛,他只是顺手处理了阮白的事情,而真正的目的,还是慕少凌。

他邀请慕少凌加入这个协会,就算不细想,也知道没有什么好的原因。

念穆手里握着试管,晃了晃,若有所思,想到会面对慕少凌跟阿贝普,她就想问,能不去吗?

刚刚听莫闲的意思,董子俊只通知了自己跟赵光贤,她想着能不能把这个机会让出去。

雷仲又说道:“念教授,这种宴会有机会认识很多同行业的人,机会难得。”

念穆挑着眉头,“那去好吗?”

雷仲羞涩一笑,摸了摸后脑勺,坦白道:“我也想去,但是我没有这个资格。”

“我也不想去。”念穆说完,集中精神继续做研究。

雷仲不明白地看着她,这种机会对于每个研究人员来说都是千载难逢的,为什么她就这么不情愿?

不过她一向冷清,只喜欢钻研着自己的研究,所以不喜欢,也是能够理解的。

“对了,赵主任现在在给新来的应聘者面试吗?”念穆问道。

“是的。”雷仲点头。

今天下午是华生制药招聘研究助理的日子,这些本来人事部去做就好,他们技术部的人没有必要参与,但是赵光贤却是坚持自己要做主面试官。

“大概什么时候结束?”念穆问道。

“这次的面试者大概有二十多个,估计还有一个小时。”雷仲估摸着。

“知道了。”念穆埋首实验之中,打算等面试结束后就去找赵光贤,想着把自己的名单给让出来。

一个小时后,雷仲从外面走进来,通知她说面试已经结束有一段时间,赵光贤已经在自己的办公室。

念穆点了点头,站起来脱下手套,道:“把资料整理一下,送到我的办公室,时间差不多就下班吧。”

“好。”雷仲走过去,替她整理资料。

念穆则是走到赵光贤的办公室,门是关上的,她轻轻敲了敲。

“谁?”赵光贤的声音从里面传来,声音有些粗。

念穆没有多想,回道:“赵主任,是我,念穆。”

“是念教授啊。”赵光贤看了一眼在旁边慌乱整理衣服的汤苏,道:“去开门。”

“是!”汤苏懊恼,念穆真的会挑时间出现,她整理了一下头发,又听见他说道:“下班的时候,停车场等我。”

“我知道了,赵主任。”汤苏粘着唇笑了笑,整理好衣服后给念穆开门。

“念教授,您好。”她说道。

念穆挑了挑眉头,汤苏在赵光贤的办公室?

有点意思……

“好,好巧。”念穆注意到汤苏的嘴角,那里的口红有些花了……

“刚刚面试的时候我有些资料忘记呈上去,所以……”汤苏对上念穆那双冷清的眼睛,心里一怔,担心自己被看破了一样,连忙解释。

“嗯。”念穆收回目光,走进去。

汤苏急急忙忙离开,生怕再被多看一秒,自己的底子也被看穿。

“坐。”比起汤苏的不淡定,赵光贤则是淡定许多,指了指对面的位置。

念穆坐

在椅子上,看着赵光贤,明白他刚才的声线为何那么粗,但是却聪明的没有拆穿,她注意到桌子的边缘放着一叠简历,而最上面的简历则是汤苏的,“赵主任,周日的那场宴会,您能找别的同事代替我过去吗?”

莫闲早就用微信的方式通知了赵光贤。

对于慕少凌亲自点名自己跟念穆一同参加这个宴会,赵光贤觉得十分荣幸,同时也不能理解。

就算念穆的本事再大,但是按照她的这个年龄,现在在制药行业也不过是一个新人。

慕少凌重视她的程度有些过了。

“为什么不想去?”赵光贤问道,这个机会难得,很多人挤破头都进不去。

“我不擅长交际,我现在的想法没有那么多,只要做好自己的研究就足够了,这种机会,我觉得应该留给前辈,而不是我这种行业新人。”念穆想要保持着低调。

“嗯。”赵光贤见她不愿意也不勉强,反正部门人多,她不去,自然有人愿意代替上,“好,那我就把这个机会让给钱教授。”

“好。”念穆微笑点头,没什么事,她也没想着待在这里,于是站起来离开。

她离开的时候,替赵光贤带上门。

赵光贤等念穆离开后,低声说了一句,“愚蠢。”

这种机会她居然不懂得珍惜,就算研究的项目再好,出来的药品效果再好,没有这些人脉关系,她能在这个行业大放光彩吗?

别说她制药是为了救人,就是刚出社会的汤苏都不会说出这样愚蠢的话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