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猫咪最新海外域名

第二天。

天海医科大学这边,杨天是没课的。

所以他很自然地来到了北江省中医协会,准备履行作为一个会长的职责。

他来到自己的办公室,泡了杯茶,喝下,然后便将副会长黄云鹤叫了过来。

“裁员的事情,准备得怎么样了?”杨天问道。

一听杨天又提起裁员的事情,黄云鹤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有些僵硬,有些为难。

“这个……准备,是准备得差不多了,不过,我还是希望杨会长您能再仔细考虑考虑,”黄云鹤道。

“考虑?我已经考虑得很好了呀,还有什么好考虑的?”杨天很干脆地说道。

“呃……因为裁员的事情,实在是事关重大呀,”黄云鹤道,“您也知道,在之前的协会的经济来源中,总部拨款只占了一小部分,企业的赞助金才是大头。现在,这大头没了,用那一小部分去养人,能养活的人,自然要少一大半啊。如果真不去找新的经济收入渠道,只这样做的话……那恐怕三分之二以上的下层员工都要被裁掉。”

“哦?”杨天挑了挑眉,道,“你说的情况我知道。可,据我所知,总部的拨款,貌似也不少吧。去掉三分之二的员工才行,那我们协会现在难道都七八百人?”

“呃……这……这也不是……”黄云鹤尴尬道。

“你给我把算出这个结果的过程的报告给我拿过来,我来看看,”杨天道。

萌妹与西瓜VS背心与短裤

“这……这报告可有点复杂,不看也没关系的吧,”黄云鹤有些心虚地道。

“你是在怀疑我的智商么?黄副会长?”杨天笑意微冷,说道。

黄云鹤瞬间感觉一阵清冷,像是瞬间来到了冬天凛冽的寒风种似的,忍不住打了个哆嗦。

他连忙摇了摇头,战战兢兢道:“没没没……真没有。我马上去给您拿。”

黄云鹤屁颠屁颠地就跑去拿报告去了。

很快,报告便被他递到了杨天的手中。

“请会长过目,”黄云鹤道。

杨天接过报告,仔细地看了一下,随后嘴角又一次翘起了冷笑。

他抬起头,看着黄云鹤,冷笑道: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我好像说过,要削减工资的,对吧?”

黄云鹤脑袋上冒出一滴冷汗,道:“是的。计算的时候……的确也削减了啊。”

“是,你是削减了,可你削减的都是底层员工的工资啊,”杨天眯了眯眼,道,“处长以上级别的人的工资,根本没有变化,对吧。还有……这奖金,是个什么东西?这每一个高层的奖金,就够付好多个员工的工资了吧!这就是你说的缺钱?”

黄云鹤脑袋上的冷汗更多了,哆嗦了一下,道:“这个……没办法呀。这些人都是协会的高层,许多都是元老,为协会立下过汗马功劳的,削减他们的工资,会让他们大为不满、导致整个协会军心大乱的。至于这奖金……也是一直以来的规矩了。高层都会有奖金的。这个……真不能扣啊。”

听到这话,杨天笑了,道:“一边跟我说着钱不够,要裁掉许多无辜的底层员工,一边却在维护这些高层、包括你自己的利益,拿着远超底层员工工资的奖金。这就是你跟我说的没办法?”

黄云鹤一时哑然,哑口无言,冷汗如雨下。

良久,他才想到一句可以稍微用来说服一下的理由,道:“会长,这……您也是协会高层啊,而且是最高层。如果真不发奖金了,您的损失是最大的呀。所以请您慎重考虑啊。”

杨天却是压根不用考虑,淡然笑道:“我知道啊。不过,你用用你的脑子想一想,如果我在乎钱,我会去取消赞助金制度么?”

“那……那您打算……怎么办?”黄云鹤颤颤悠悠地道。

杨天嘴角一翘,道:“很简单。取消所有高层员工的奖金,包括我自己的。工资,和其他底层员工按一样的比例削减!这样的话,这些钱,应该可以多养活很多的员工吧?”

黄云鹤顿时一僵,睁大了眼睛,道:“这……会长,这使不得啊!取消奖金,削减工资,这……这会让协会高层都为之心寒的!要是高层们甩手不干了,那协会可就塌了呀!”

“心寒就心寒嘛。这些年来,大概就是因为他们钱拿多了,心太暖和了,所以才会把这中医协会的根本都忘得一干二净了,”杨天轻笑道,“至于塌?放心吧,协会是塌不了的。就算塌了,也是我负责,你怕什么?”

“可……”黄云鹤还想继续劝说一下。

然而杨天却已经不给他任何机会了,直接道:“行了,照我说的去做就对了。上午结束之前,给我把消息传下去,把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做好。下午,就正式进行裁员会议,确定裁掉的人员名单。”

黄云鹤僵在那里,脸色惨白,表情难看到了极点。

可他也知道,再说什么都没用了。他只能无奈地点点头,离开办公室,去按杨天说的做了……

……

很快,杨天决定的事情,就传遍了整个协会。

级别比较低的协会成员们,听说这件事情,都有些拍手称快。

因为杨天的决定就相当于把那些高层敛的财转移给他们发工资了。

这样,被裁掉的底层员工肯定会少上许多。他们每个人被裁掉的几率也会大大降低。这当然是好事。

不过……

与此相对的,那些协会高层们,就气得直跳脚了。

奖金可是他们收入的大头啊!

这下,不但把奖金直接剔除了,还要再削减他们的基本工资……这简直是把他们的财路直接砍断了啊!

这他们哪里能够接受?

所以……

他们受不了了,要搞事了!

他们互相联系了一下,一起来到了一个小会议室,开了一个临时的、隐蔽的小高层会议。

“这杨天的做法实在是太过分了!他这分明就是在革我们的命啊!”

“是啊,必须让他知道点厉害了!咱们不能在顺着他了!”

“我建议,咱们可以一起站出来反对他,让他知道咱们这些高层的愤怒!”

“我也同意!哪有像他这样断人财路的啊?”